从0到3.5万公里 高铁深刻改变中国人出行

从0到3.5万公里 高铁深刻改变中国人出行

  从0到3.5万公里 高铁深刻改变中国人出行

成都东站候车大厅。

成都动车段检修车间。

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 曹菲 摄影 李强 杨涛 刘陈平

  2019年12月16日,成贵高铁全线开通,位于西南腹地的四川,由此再添一条出川通道。
  临近年底,像成贵高铁这样的10多条新线,在全国各地陆续加入高铁“大家庭”。中国高铁运营里程达到3.5万公里,位居世界第一。
  短短的25年,中国高铁从0起步,如今发展速度已然引领世界。
  高速发展的背后,是几代高铁人数十年的坚持与奋斗。
  1994年冬天,在中国广袤大地上,有两个“新物种”酝酿诞生。
  南粤广州,广深线准高铁——时速160公里“春光号”开通运营。这是中国第一条最高时速160公里的“准高速”铁路线。
  西南成都,中国第一张都市报——《华西都市报》试刊,标志着一个都市报时代的开启。
  光阴荏苒,已是25年。现在,在中国铁路线上,每天奔跑着超4000对动车组列车,搭载近千万旅客安全出行。

被拉近的时空距离

  对于刘书霞来说,高铁承载着浓浓的乡情。
  2015年,41岁的她从西安来到成都,和丈夫开起一家陕西面馆,开始异乡漂泊。成都与西安700多公里的距离不算遥远,却因隔着巴山秦岭,通行格外艰难。
  刘书霞清楚记得第一次坐火车来成都的情形。
  那是1999年的暑假,25岁的她只身带着女儿和侄子去成都看哥哥。车上挤满了人,过道上、车座下面都躺着人。
  当时乘车最麻烦的是没有饮用水。十几个小时硬座车,两个五六岁的娃娃渴了,她只能在停车时,从车窗把杯子递出去,让站台上的人帮忙接。
  “哥哥怎么去那么远的地方上班啊?”刘书霞没有想到,有一天自己也会去成都打拼,“我喜欢这里的气候,生活也安逸。”唯一让她恼火的,还是艰难的回乡路。彼时,刘书霞一家每年只在春节回老家,而且每次都是坐一晚上车,第二天凌晨才到,又黑又冷,很不方便。
  他们渴望改变,也终于盼来了改变。
  2017年12月6日,西成高铁开通。250公里时速,将两地时空距离压缩到4小时内。
  “这两年每年都要回去两三次。”现在家里有大小事,她都不再发愁,“周末两天就能打个来回,太方便了。”
  从此,刘书霞离家不再遥远。

被冲破的山岭屏障

  一条西成高铁,改变了两座城市的时空距离。而改变背后,是无数铁路人在巴山秦岭攻坚克难的决心与坚持。
  中铁二院西成高铁四川段总体设计负责人曾诚,曾是高铁新物种的见证者,如今又成了高铁持续进化的推动者之一。
  即便是西南交大科班毕业,当他第一次坐上高铁,依旧会被震撼。
  那是2009年,一次纯粹的高铁体验之旅。
  他从北京南站坐到天津,下车换个站台,马上坐另外一趟动车返回北京。专业人士坐高铁,一边看着手表一边对照车上的时速牌,“加速八九分钟,匀速十一二分钟,减速八九分钟,刚好半个小时,运行非常平稳。”
  作为一个还没设计过高铁的“菜鸟”,他在心里默默“种草”——自己能不能也设计高铁呢?
  没想到,机会来得那么快。从京津城际铁路体验回来之后,中铁二院中标西成高铁项目,曾诚有幸参与。
  西安至成都高速铁路,是中国铁路第三次翻越秦岭屏障。线路穿越秦岭山区135公里,隧道总长度127公里,其中10公里以上的隧道就有6座。
  与普速铁路一样,高铁建设也要穿越崇山峻岭、克服海拔落差。只是过去受经济、技术条件限制,为了节省工程投资,尽量沿着地形等高线走,线路九曲十八弯,也就限制了速度。
  高铁运行为实现速度突破,对线路曲线半径有严格要求。设计时速350公里,最小曲线半径一般为7千米。这意味着,铁路线将不可避免地跨河、穿山,工程难度更高。
  西成高铁建设难点,还在于秦岭崎岖复杂的地貌和山石的超高硬度。盾构机之类的大型隧道掘进设备很难派上用场,只能采用人工钻眼、爆破等方式一米一米往前推进。就这样,从设计到建设历经八年,西成高铁方从图纸变为现实。

被高铁改变的春运

  随着年关将至,又是一年一度春运。但如今的春运与往岁却有着天壤之别。
  这一切都得益于高速铁路网的完善,中国人的出行方式也随之悄然改变。
  “变化可以说是翻天覆地的。”2019年,是成都火车站车间副主任游佳工作的第19个年头。作为铁路一线工作者,她对高铁带来的变化体会最深。
  “以前每到春运,成都火车北站广场上都是人,很多旅客彻夜排队买票,队伍最长可以排到二环路以外。”每个人都想抢到宝贵的车票踏上返乡旅程,但更多人只能失落而归。
  一票难求,成为中国人春节回家的最大阻碍。
  就算买到票,这趟返乡之路也不会轻松。进站、检票、上车都得排队,人潮之中稍不注意就得人仰马翻,“坐火车的体验感特别差。”
  2010年以后,情况发生变化。
  2011年6月,12306购票网站正式投运,人们再也不用披星戴月、忍冻挨饿排队买票。
  与此同时,高铁开通后列车开行对数大幅增加,高铁列车承担起绝大多数旅客运输。
  以成都火车站为例,每天满图开行359对列车,动车组达到84.7%。
  “现在成都人去西安,基本上都是坐动车。”2017年,成都东站建成后,游佳被调到高铁站工作。服务旅客时,她经常听到这样的感叹,“现在的高铁站环境真好啊,感觉比机场还漂亮。”
  2019年12月12日,2020年春运首日车票开售,当日全国共售出车票1256.1万张,其中铁路12306网售出1062万张。
  这意味着,春运期间,每天将有超千万中国人穿梭在全国高铁线上,踏上返乡之旅,享受高铁带来的便捷出行。中国高铁数字

中国高铁

从一个新物种

到世界第一

25年掘进

冲破山岭屏障

拉近时空距离

刷新速度纪录的同时

仍在继续深度地改变中国。

第一条高铁

  2003年10月11日,秦沈客运专线全线建成通车,设计速度250千米/小时,为中国第一条高速国铁线路。
  

最快的高铁

  2011年6月30日,京沪高铁投入运营,全长1318公里,这是世界上运营列车运行试验速度最高的高速铁路,曾创造时速486.1公里的纪录。
  

最长的高铁

  2012年12月26日,京广高铁全线通车,全长2298公里,这是迄今全球运营里程最长的高速铁路。
  高铁总里程:3.5万公里,居世界第一。
  客运量:2018年高铁旅客人数首破20亿人次,累计90亿人次。
  惠及区域:180个地级市,370余个县级城市(2017年数据)。

物种百科

新物种:

中国高铁

  诞生时间:2003年定义:设计速度每小时250千米(含预留)以上、列车初期运营速度每小时200千米以上的客运专线铁路。

【编辑:罗攀】

You may also like...

Popular Posts